神木礦難致21人死亡,涉事煤礦剛剛通過安全生產2019-03-05

2019年1月12日16時30分許,陜西省神木市百吉礦業李家溝煤礦井下發生“冒頂”事故。據了解,百吉煤礦當班入井礦工共87人,事故發生后有66人安全升井,21人被困。截至1月13日6點50分,這21人已被確認全部遇難。

冒頂,指礦井在開采過程中發生的上部礦巖層塌落現象。是由于開采后原先平衡的礦山壓力遭到破壞,因此多發生在頂板,也就是煤層上方巖層來壓期間。

陜西魯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百吉項目部生產技術部部長秦培建在2018年4月刊發文章指出,李家溝煤礦所在的神府煤田,大部分區域的煤層都埋藏較淺,基巖薄,平均采高達4.2m,上覆較厚的松散層。他通過分析李家溝煤礦發現,這種大采高、薄基巖煤層的礦壓規律不同于普通采場,來壓期間有明顯的頂板臺階下沉現象。

冒頂事故是煤礦五大災害之一,在所有事故中占比達到60%以上,傷亡人數占40%左右。理論上講,煤層厚度越厚,事故發生頻率越高。而李家溝煤礦煤層的平均厚度為4. 2m,根據《煤泥炭地質勘查規范》對薄煤層、中厚煤層、厚煤層和特厚煤層的界定,屬于厚煤層。

《中國新聞周刊》查閱公開資料發現,李家溝煤礦地處陜西榆林神木市小寨村,所屬單位為神木市百吉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百吉”)。公司成立于2003年,經營范圍包括煤炭開采和銷售。股東共有三人,張德鎖和張增峰分別出資1320萬元,宋光平出資660萬元,由張德鎖擔任公司的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截至2016年12月底,根據陜西省煤炭生產安全監督管理局核定,百吉的年生產能力為為90萬噸,屬中型礦井。

另一家關鍵的涉事企業是陜西魯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陜西魯泰”),由山東魯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于2013年12月在陜西神木市注冊成立,主營業務是在產煤大縣府谷和神木,開展煤礦托管服務運營,百吉是其托管的三家企業之一。

2018年12月,《濟寧日報》專訪了陜西魯泰總經理楚旭峰。他指出,近年來,山東魯泰控股集團構建起了“公司、項目部、區隊(部室)、班組四級負責,工作面、管轄區域、系統管理三級管控”的立體化安全管理體系,確??缶踩芾砉ぷ魑匏瀾?、無盲區、有人管、有落實。“自公司成立以來,連續五年實現安全生產。”他說。

而對于百吉公司的安全管理情況,楚旭峰表示,2018年5月,百吉煤礦剛剛順利通過陜西省煤監局二級安全生產標準化驗收。

楚旭峰接受采訪一個多月后,百吉發生大型冒頂事故。

事實上,2017年3月,陜西已經對全省506處煤礦開展過一次煤礦全面安全“體檢”專項工作,內容涉及證照、安全監控、安全生產投入,以及頂板管理等情況。其中,頂板管理對冒頂事故的預防能夠起到關鍵作用。“體檢”一直持續到2017年底。在責令停產停建整改的煤礦列表中,出現了百吉的名字。

從2018年6月開始,神木市又開始在全市范圍內開展煤礦安全檢查活動。 6月1日,神木市能源局發布《關于開展2018年“安全生產月”活動的通知》,活動持續了一個月。6月8日,再次發布《關于開展煤礦安全生產大檢查大整治大提升活動的通知》,要求全市煤礦范圍內開展為期5個月的安全生產“大排查、大整治、大提升”活動?;疃?月1日開始,至10月31日結束。

7月13日,神木市政府印發《煤礦安全生產百日大排查活動工作方案》,方案指出排查要做到“全覆蓋、零容忍、嚴執法、重實效”,堅決遏制較大以上煤礦事故發生?;疃勻?10處屬地安全監管煤礦進行逐礦排查,由市能源局牽頭,市安監局、礦管辦配合。排查的內容涉及超能力組織生產、托管煤礦承托方安全資質是否符合規定,是否明確并落實承托方、委托方安全生產責任等問題。

這并非神木第一次發生煤礦事故,2008年7月,神木匯森涼水井煤礦發生礦難,造成18人遇難。2016年1月,神木縣劉家峁煤礦發生瓦斯事故,死亡11人。事故的后續調查顯示,涉事的兩個煤礦均存在違法生產行為。

據《財經》記者獲知的信息,2003年前,神木民營煤礦開采規模小,選址不規范,可謂遍地開花。經過數次資源整合后,不少新舊煤礦重疊,新煤礦在掘進過程中,必須穿過舊煤礦的采空區,如果此時發生大面積塌陷,采空區內的有毒氣體,會成為巨大的安全隱患。

因有毒氣體造成的重大事故,此前在神木發生過多起。

2008年7月1日,神木匯森涼水井煤礦在進行強制放頂時,煙塵擴散釋放出了巨量的有毒氣體,導致18名礦工遇難。

2016年1月6日,神木乾安煤礦在露天采區南部違規爆破,爆破沖擊波揚起巷道內煤塵,達到爆炸濃度,爆破火焰引起了煤塵爆炸;爆炸產生的一氧化碳等有毒有害氣體沿巷道涌入相鄰的劉家峁煤礦違規生產區域,導致該礦11名礦工死亡。

劉家峁礦難發生兩個月后,國家安全監管總局發布消息稱,劉家峁煤礦“1•6”重大煤塵爆炸事故中,兩個煤礦均存在違法生產行為。其中,乾安煤礦在露天開采區域違法井工盜采邊界煤柱,井下違法儲存大量爆炸物品,而劉家峁煤礦違規在未經批準的煤層區域組織生產。

值得注意的是,劉家峁煤礦“1•6”重大事故已過去兩年多,至今沒有對事故問責的消息。據知情人士透露,劉家峁煤礦實際控制人背景特殊,與榆林市原市委書記胡志強關系甚好,將此事故逐步淡化。2018年6月12日,陜西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已調任陜西省衛生計生委黨組書記的胡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同年12月24日,西安市檢察院以受賄罪對胡志強決定逮捕,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2017年6月8日,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在向陜西省委反饋巡視“回頭看”情況時,提到陜西礦產資源探礦、開采、經營及國有公司增資擴股的腐敗問題還沒有揭開蓋子。

2018年11月19日,陜西省委第六巡視組向榆林市委反饋巡視情況時,重點提到,榆林市紀委自身不過硬、執紀不嚴格,礦產資源領域腐敗問題尚未“破題”。

綜合自中國新聞周刊》、財經雜志

免責聲明

來源:文章合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權請告知,我們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僅供參考、交流之目的。